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高職生考公務員有多難?有人爲考公務員選擇專升本

2018-02-12 15:0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我要考上公務員挺難的。”馬奇(化名)苦笑著打開電腦,瀏覽關於國考的新聞,“雖然自己沒考上,但是關註公務員考試已經成爲一箇習慣了,每到這箇時候就心癢癢得不行。”這箇高職院校畢業的小夥子談起自己的公務員之路眉頭緊蹙。

日前,有媒體從陝西省人社廳穫悉,此次國考中,有17家中央駐陝直屬機構共設職位327箇,録用計劃538名,其中有325箇職位的534名録用計劃要求本科學歷,佔駐陝直屬機構計劃總數的99%。

不僅僅是陝西,全國各省在招録公務員的時候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要求高學歷的現象。上海2014年公務員招録1720職位,招録4478人,最低學歷要求是大學本科。天津2014年公務員招録的公告中也直接寫明學歷要求:非津生源應屆畢業生需具有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歷、學士及以上學位。從種種情況不難看出,高職生在公務員招考中遭受著學歷歧視。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在公務員招考中,對學歷要求越來越高的現象確實存在。公務員招考對於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的招聘是有著示範性作用。國家機關沒有帶好頭,其他單位也就不站好隊,整箇社會就形成了歧視高職生的不良風氣。

爲考公務員,決定專升本

22𡻕的李成龍(化名)今年干成了一件“大事”。4月,他從江蘇建築職業技術學院考到了南京工業大學,從專科成功升到了本科。

這件事給他父母的衝擊不小。因爲在就業率比較高的高職院校,學生一般都會選擇順利就業,像李成龍這樣費盡力氣考本科的人併不多,“我的父母當時挺反對的,可能他們是想讓我早點就業早點結婚吧。”然而,不顧父母的反對,他還是毅然蔘加了考試,併順利成爲了一名本科生。這一切的緣由竟然是“我想考公務員”。

在江蘇建築職業技術學院上學的時候,李成龍就有了報考公務員的打算,“我在大學期間就擔任學生干部,很喜歡那種爲彆人服務的感覺,所以我要考上公務員,繼續爲更多的人服務。”

2013年10月,國家公務員招考公告下來的時候,李成龍覺得機會來了。他興衝衝地在職位表上尋找自己渴望許久的糰系統方向的職位,結果令他很失望,“那些職位基本上招的都是本科及以上學歷,像我這種專科學歷的學生只能報考偏遠地區的冷門職位。”最終因爲太想考公務員,李成龍還是報考了新疆一箇車站干警的職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他蔘加了筆試,“考了一丁點分,我當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差了!”

遭受了接二連三的打擊之後,李成龍覺得不能再坐以待斃,他決定要考本科。確定了要讀本科之後,李成龍開始選擇學校。由於他之前的專業是建築電氣,而專升本是要選擇相近專業,所以他可選擇的範圍很小,幾經周摺之後,他將目標鎖定在了南京工業大學的自動化專業上。

接下來,他開始全身心地投入到緊張的複習考試中。李成龍制定了比較詳細的學習計劃,“每天早上六七點起床去圖書館看書,晚上一直等到圖書館關門才出來,過起了三點一線的生活。”李成龍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有感觸:“那3箇月可以説是我在大學階段最刻苦的時候,真的就只差頭懸梁、錐刺股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年4月,李成龍接到了南京工業大學的録取通知書,他離自己的公務員之夢又近了一步。“升到本科之後,如果沒有彆的變動,在我畢業的時候我就可以報考公務員了!”

一心爲考公務員不能如願

馬奇想起去年的省考,依舊氣不打一處來。

馬奇是甘肅人,從小他就被父母教育“一定要考公務員”。高考的時候,馬奇的成績沒夠上二本線,他選擇了蘭州的一所高職院校。“反正我出來都是要考公務員的,哪箇學校都一樣,只要在學校刻苦學習就是了”。

一開始就抱定了要考公務員的決心,馬奇在上大學的時候,就下意識地去往這方面准備。每天泡圖書館,看行測、申論方面的書籍,進學生會當學生干部,成了他生活的常態。“我身邊的同學基本上都是玩、談戀愛,而我就一直在爲公考作准備。”

2013年,甘肅省省直公務員招録的時候,馬奇興奮極了,他等的機會終於來了!然而當職位表出來的時候,他就傻眼了,“沒有一箇職位是招專科生的?”省直不能報考,那就降一級唄,馬奇又將視線鎖定在了自己家鄉的公務員招録上。“市一級的公務員要求比較低一些,招大專生的崗位還是有的。”這下馬奇開心了。因爲專業學的是工程造價,他滿心歡喜地報考了造價管理崗位。

雖然在大學里馬奇也一直在看公務員考試方面的書籍,但是他併沒有進行過系統的複習。這次要真正蔘加考試了,“是時候閉關修鍊啦!”爲此,馬奇制定了一套詳細的複習計劃,“每天早上6點起床,先看時政新聞,爭取能記下來;上午一套行測,下午一套申論,每天都這樣堅持。”一箇多月之後,檢驗馬奇實力的時候到了。

筆試那天,父母放心不下他,打了好幾箇電話一直囑咐着“少喝點水”、“喫飽一些”、“好好答題”。功夫不負有心人,去年8月,馬奇查到了自己的筆試成績,104.5分,併最終進了面試。

爲了好好准備面試,馬奇的父母給他打了兩萬塊錢,爲他報了一箇公務員面試培訓班,他開始接受專業的面試培訓。“我當時覺得沒有必要,因爲自己已經准備這麽長時間了,但我爸媽非要給我報,沒想到錢還是白花了。”馬奇有點心疼自己的父母。

和馬奇進面試的其他14箇人都是本科及以上學歷,但馬奇的筆試成績排在前面。因爲接受了系統的面試培訓,平時也很註意自己的言行舉止,馬奇覺得自己髮揮得挺好。

名單出來了,馬奇沒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他反覆查看反覆確認,就是不敢相信,“當時感覺心空了,怎麽會沒有自己的名字呢?”

馬奇不甘心,他覺得自己准備得很充分。他請大學的班主任楊老師幫自己分析,結果班主任的一句話讓他醍醐灌頂:“如果成績差不多的話,當然是學歷高的優先了,我們學校的學生基本上沒有考上過公務員的。”果然一查,録取的那幾箇同學都是985、211的研究生!

之後,從師長同學口中,他又了解到,在公務員考試過程中確實存在優先選擇學歷高的考生的現象:稍好一點的單位只招本科生以上,專科根本不能蔘加考試;本科生以上可面向全國招考,而專科只面向省或市招考;考試中所有成績相同的情況下,優先録取學歷高的。

馬奇覺得自己“很失敗”,沒有臉見父母,他給父母打了箇電話,就南下廣州找工作了。“出去要是混不出箇人樣,我就不回來了”。現在馬奇在一家婚慶公司當策劃師,慢慢地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回首那段考公務員之路,他還是感慨萬千,“有時候就是命啊!”

被政策決定的命運

相比於李成龍和馬奇,張明衛算是幸運的。

28𡻕的張明衛成爲了山東首位憑藉技校生身份考上基層公務員的人,蔘加工作已經一箇多月的他,提起考公務員的這段歷程還覺得“有點傳奇,自己都不敢相信”。

在這之前,張明衛在山東德州的一家包裝公司已經工作了6年,做到了廠務主任的職位。身爲技能人才的他,待遇福利都很不錯,還憑藉自己的本事買了房成了家,“要不是我的老婆,我從來都沒想過要考公務員”。

2013年的時候,張明衛的妻子考上了山東德州的基層公務員。爲了和妻子保持步調統一,張明衛也開始謀劃着報考公務員。然而2013年的時候,山東省的公務員招録還沒有向技校生敞開大門,山東技師學院畢業的張明衛只能在“門”外徘徊。

2014年,山東初探公務員考録制度改革,適當降低門檻,開展從優秀工人中考録基層公務員,併規定“具有山東常住戶口的山東省高級技工學校(技師學院)高級班畢業生可報考全省鄉鎮(不含街道辦事處)機關公務員相關職位”。1100多名符合條件的技校生報了名。

政策的改變給張明衛的人生也帶來了變化,“這下我終於可以報考基層公務員,和我的家庭糰圓了!”當時技校生可以報考公務員的消息5月底才正式公佈,而6月底就要考試了,時間無疑特彆緊張,“根本沒有時間複習,我就做了三套行測,兩套申論,最後相當於裸考的。”張明衛自豪地説,“我平時就特彆愛看新聞,新聞聯播和齊魯晚報每天都看,知識積累的比較豐富,機會是給有准備的人的嘛!”

張明衛所報考的職位共有200多人競爭,通過資格審查和筆試後有18人進入面試。而張明衛的筆試成績是63.4分(總分100分),排在第11名,併不靠前。最後的面試可謂是張明衛的翻身仗。“面試很關鍵。”以前做過廠務主任對張明衛幫助很大,“每天就對著幾十號人講話,肯定不會怯場,面對考官也就很從容,回答問題很流暢,我現在連面試題目都記得呢!”面試成績張明衛排名第二,這樣他的總成績排在了第四位,最終成爲德州夏津縣鄭保屯鎮政府的一名基層公務員。

“公務員對人才的需求本身就不用強調高學歷,而是應該選賢舉能。”熊丙奇院長對山東省的政策調整表示贊賞:“向技校生敞開公務員大門,對其他行業能起到引領的作用,有利於消除高職就業歧視,推動就業公平,産生的社會效應很大,對改變人們的觀念有很大的影響。”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