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中心首席專傢趙曉雷教授談上海自由貿易港建設:現有基礎上三方麵對標國際最高監管標準

2017-11-12 11:18:21  來源:澎湃新聞 【返回列表】

0.jpg

上海自由貿易港規劃工作仍在穩步進行中,但其改革的大體方曏已日趨明朗。11月10日,澎湃新聞就上海自由貿易港規劃及建設的若榦重點問題專訪瞭蔘與決策諮詢研究的中國自由貿易試驗區協衕創新中心首席專傢、上海財經大學上海髮展研究院、自由貿易區研究院院長趙曉雷教授。

中共十九大報告提齣,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國務院《全麵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部署在洋山保稅港區和上海浦東機場綜閤保稅區等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內,設立自由貿易港區。

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中撰文強調,「探索建設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港,打造開放層次更高、營商環境更優、輻射作用更強的開放新高地,對於促進開放型經濟創新髮展具有重要意義。」

澎湃新聞:上海自由貿易港的主體功能定位是什麽?

趙曉雷:自由貿易港的核心功能應該是國際貿易自由化、便利化,培育貿易新業態新模式,促進貿易轉型陞級,提高國際貿易中心的能級。與這一核心功能相聯繫,在全球高端要素跨境流動便捷、自由、規範的條件下,培育髮展國際航運、國際投資、國際金融等産業的全球化功能和業態,提陞集聚配置全球高端要素的能力和國際價值鏈地位,髮展齣蔘與引領全球經貿閤作競爭新優勢。

澎湃新聞:爲實現國際貿易自由化、便利化,上海自由貿易港將有哪些主要改革措施?

趙曉雷:要實現國際貿易自由化便利化,主要的改革措施是對標國際最高水平,實施更高標準的「一線放開」、「二線安全高效管住」、「區內自由」,這是自由貿易港製度設計的核心環節。

澎湃新聞:所謂對標國際最高水平的「更高標準」具體包含哪幾方麵?

趙曉雷:所謂「更高標準」,是指高於自貿試驗區的口岸監管標準,對標國際最高標準。基本要素是:第一,貨物、物品進齣「一線」免於慣常海關監管,取消或最大程度簡化入區貨物的貿易管製措施,最大程度簡化甚至免於貨物進齣「一線」的申報,進入自由貿易港的貨物不繳納關稅和其他進齣口稅;第二,在自由貿易港區內,企業可以自由開展倉儲、物流、銷售、展覽、維修、組裝、加工、製造、包裝等生産經營活動,區內的業務準入方麵無需經過審核批準;第三,貨物、物品進齣「二線」實行進齣口申報管理,依靠高標準的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安全高效管住。

澎湃新聞:「區內自由」這一特徵對上海自由貿易港來説意味著什麽?

趙曉雷:上海自由貿易港的製度設計亮點除瞭更高水平的「一線放開」,還有更高水平的「區內自由」。上海自由貿易港是開放型經濟新體製的先行試驗平颱,在主體功能基礎上需要培育髮展多維度的功能和産業。爲適應經濟全球化新特點及國際自貿區髮展新趨勢,上海自由貿易港要從貿易爲主曏貿易和投資併重髮展,從貨物貿易爲主曏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併重髮展,從在岸業務爲主曏在岸、離岸業務併重髮展,從單一産業髮展曏全球供應鏈樞紐髮展。這些功能集閤髮展不僅要求「一線」更加自由便捷,還要求「區內」的經濟、生産活動更便利,成本更低。

澎湃新聞:在金融監管創新方麵,上海自由貿易港將會有哪些突破?又存在哪些局限?

趙曉雷:在自由貿易港空間範圍內,金融監管創新大體還是在經常項目和直接投資業務的資金跨境結祘和收付領域,在FT賬戶(自由貿易賬戶)分賬核祘體繫框架內對區內與境外的資金流動和貨幣兌換放寬監管,提高自由便利程度。資本項目可兌換不太可能在一箇較小的區域內突破。具有挑戰性的監管創新是對一些貨物流、資金流、訂單流分離的離岸業務(離岸貿易、離岸金融)如何實施真實性審查,旣履行「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監管,又爲真實的離岸業務提供高效便利的國際金融監管服務。另外,在國際投資領域,金融監管也要適應諸如協議控製(VIE)結構類投資、離岸股權投資等一些新的投資形態,旣有效防控風險,又支持新的國際投資形態髮展。

澎湃新聞:如何理解關於自由貿易港是「境內關外」的提法?

趙曉雷:將自由貿易港籠統地稱爲「境內關外」併不準確。因爲「境內關外」有兩層意思,應加以區分地使用。第一是指關稅和進齣口稅層麵,卽進齣自由貿易港「一線」的貨物,關稅和進齣口環節稅豁免;第二是指海關和口岸監管層麵,卽在海關和口岸監管法定權限之外。如果是第一層理解是可以的,但第二層理解就是不準確的。

澎湃新聞:爲什麽將自由貿易港理解爲海關和口岸監管法定權限之外是不準確的?

趙曉雷:因爲任何一箇主權國傢或經濟體所設置的自由貿易港(區)都不會完全取消貿易管製,對於法律禁止進齣口的商品、貨物、技術等都要實施監管。美國的對外貿易區在監管方麵是最寬鬆的,但海關關長可以指派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人員去監督對外貿易區內的任何交易或流程,運營商必鬚允許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人員進入對外貿易區,併提供用於閤規審查或審計的特殊設備。卽使是經貿自由度很高的香港,貨物進齣也併非完全沒有監管。

澎湃新聞:請再談談上海自由貿易港的稅收政策

趙曉雷:當前有一些觀點認爲上海自由貿易港將在企業所得稅上有所減免,我認爲這是過度想象瞭。

我認爲,自由貿易港需要構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稅收製度,除瞭「一線」環節,「區內」可能會在流轉稅(增值稅、消費稅)方麵設計減免政策。至於企業所得稅,我的分析是對經營離岸業務的企業應該有所得稅優惠,但經營一般業務的區內企業應該不具有所得稅優惠政策空間。

澎湃新聞:哪些企業將受惠於上海自由貿易港的建設呢?

趙曉雷:根據自由貿易港的功能定位,貿易類企業特彆是經營國際中轉貿易的企業會穫得較大的髮展機會。大力髮展國際中轉貿易是上海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建設的重要內容。自由貿易港實施更高標準的「一線放開」,將大幅度節約兩頭在外業務的時間成本和稅收成本,促進國際中轉及離岸貿易的髮展。「一線」監管的放鬆也可以促進服務貿易特彆是技術類服務貿易的髮展。自由貿易港的區港一體化監管也有利於國際航運企業的髮展。自由貿易港「區內自由」的製度紅利更是有利於「原進原齣」的全球維修、加工製造、倉儲物流、跨境電商等類企業的髮展。與自由貿易港區外的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相比,經營國際業務的企業不僅可以享受保稅政策,也可以享受區內流轉稅優惠政策以及更寬鬆便捷的監管服務。另外,自由貿易港在外滙管理及跨境結祘支付方麵的便利性改革可以催生第三方金融服務及投資服務新業務的髮展。總之,自由貿易港對標國際最高水平的國際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改革創新,將爲經營國際業務的各類企業帶來更大的製度紅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