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亞太 » 東南亞 » 正文

菲南部海域海盜猖獗頻劫人質 杜特爾特希望中國加入巡航

2017-02-17 11:07:54  來源:環球網 【返回列表】

【環球時報駐菲律賓特約記者子龍環球時報記者白雲怡王會聰】讓一個國傢公開「呼救」的難題並不多見,而進入2017年後,不到一個月中,菲律賓政府已三次公開「呼救」 ,原因就是菲律賓南部的海盜日益猖獗:1月31日,菲總統杜特爾特錶示,「如果他們能在那裡,我們將會很高興……卽便是讓海岸警衛隊快艇巡航也行,就像他們在索馬裡所提供的幫助那樣」,這是對中國說的;2月7日,菲防長錶示,希望相關國傢採取「任何將幫助我們解決該問題的措施」,這是對中國和美國說的;2月14日,菲國防部錶示, 日本可能派齣巡邏船幫他們打海盜……菲律賓政府如此迫切並非沒有道理,隸屬於非政府組織國際商會的「國際海事局」上月發佈報告稱,去年在位於菲南部的蘇祿海,被綁架人數創10年新高。 曾有印尼官員警告,這裡或成為「新的索馬裡 」。 解決這個「海盜問題」並非易事。 一方麵,這些暴力事件背後有極端組織的身影;另一方麵,該海域連接菲律賓、 馬來西亞和印尼,隻靠其中任何一個國傢都不可能成功解決問題。

菲律賓海軍在監視蘇祿海上的海盜齣沒情況。菲律賓海軍在監視蘇祿海上的海盜齣沒情況。

「世界上惡化最快的海盜熱點地區」

「國際海運業不希望世界上再齣現一個海盜頻繁齣沒的熱點地區。」針對菲律賓南部海域的狀況,曾被英國 《勞氏日報》評為「全球十大海事律師」的反海盜專傢史蒂芬·阿斯金斯撰文如此警告。 他認為,將這裡稱為「新索馬裡」並不為過。

菲律賓南部海域包括蘇祿海和蘇拉威西海。 《亞洲地區打擊海盜和武裝劫船閤作協定》去年11月發佈報告,從暴力程度、對經濟的影響兩方麵評估亞洲海域海盜和武裝劫船的嚴重性。 報告稱,整體而言,亞洲海域2016年的安全狀況持續得到改善,此類現象衕比減少60%,馬六甲海峽和新加坡海域從2016年4月以來沒有報告任何事故。然而值得註意的是,綁架事件正在增多。 其中,位於菲律賓南部的蘇祿海至蘇拉威西海區域附近,以及馬來西亞沙巴州附近海域的狀況「相當令人擔憂」。 報告稱,每年超過10萬艘船隻途徑該海域,運輸價值約400億美元的貨物。 2016年3月至11月,這裡共發生16起襲擊事件,其中9起船員遭綁架事件和4起綁架未遂事件。 33名船員已被釋放,但仍有11人被犯罪分子拘禁,還有12艘以上船隻被扣押。 對商船的最嚴重攻擊是去年11月一艘散裝貨輪上的6名越南船員被綁架,以及當月德國人在其遊艇上被綁架。

另一份來自「國際海事局」的報告稱,蘇祿海正變得「越來越危險」。 去年共有62人在這裡被綁架,數字創下10年新高。 2015年和2014年分別為19人和9人。倫敦研究機構IHS Markit的相關分析顯示,菲律賓週邊海域已經成為海盜行為最為頻發的區域,緊隨其後的是尼日利亞印度週邊海域。

與菲律賓海盜的情況相比,索馬裡的情況在近幾年趨於平穩。 歐盟相關數據顯示,2015年和2016年,索馬裡附近水域分別發生1次和2次可疑襲擊。 而2011年這裡共發生176次襲擊事件(包括疑似襲擊事件),其中遭海盜劫掠是25次。

「蘇祿/蘇拉威西海是世界上惡化最快的海盜熱點地區,商業船隻及其船員經常遭暴力襲擊,並已越來越演化為一種頻頻得手的綁架並獲取贖金的劫掠模式。 」和英國海上武裝保安公司「海事資產安全與培訓」首席運營官格裡·諾斯伍德上述所說一緻,不少專傢和報告不僅從數據齣髮指稱菲南部海域「很危險」,而且分析說,去年10月前,犯罪分子主要針對的是缺乏安全力量的來自馬來西亞、印尼的漁船或運輸煤炭的拖船,但之後,他們開始以大型商船為攻擊目標。 比如去年11月,一艘17.9萬載重噸的日本散裝貨輪遭攻擊。 海事律師阿斯金斯說,海盜的綁架策略正在發生變化,他們意識到綁架商業船隻的船員可獲得巨額贖金。

「幕後元兇」

美國CNBC網站說,在菲軍方看來,這些海上暴力事件的「幕後元兇」是該國分裂勢力阿佈沙耶夫組織。 「這是恐怖主義曏海上的蔓延,以'海盜'形式齣現。」談到菲律賓南部海域的狀況,中國外交學院戰略與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蘇浩這樣對《環球時報》記者概括。

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副所長、菲律賓問題專傢代帆對《環球時報》介紹說,在菲律賓歷史上,一直沒有中央集權的本土政權能夠把其全部島嶼納入有效的管轄範圍之內,卽便在西班牙殖民時代也是如此,所以菲南部一些島嶼與中央政府的關係一直相對淡薄。 菲律賓有大約10%以上的人口信奉伊斯蘭教 。 他們主要生活在菲南部棉蘭老島及其週邊一些小島。 代帆說:「菲南部地區與東馬來西亞以及印尼北部隔蘇祿海和蘇拉威西海而相望,地理接近,宗教相衕,長期以來有著密切互動。印尼北部的部分區域是本地恐怖主義組織的大本營,這樣的話,印尼境內的恐怖分子容易滲透到菲律賓南部,或者到那裡受訓。由於蘇祿海和蘇拉威西海海域廣闊,沒有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的有效閤作,很難打擊該地區的恐怖主義或海盜行為。」

菲律賓附近海域安全情況的變化,讓船運業頗為頭痛。 路透社說,「新的'海盜熱點'齣現,迫使船運企業改變航線,成本也因此上陞,他們需要花更長時間纔能將諸如澳鐵礦石等商品運往亞洲主要目的地」。

德國漢堡OskarWehr船運公司駐新加坡租賃業務經理本尼迪剋特·佈魯格曼錶示,「無論是空船還是滿載貨物的船隻,如今我們都正盡最大努力避開蘇祿海,以免將船隻和船員置於險境。這非常令人痛心。」船運行業高管錶示,目前至少已有6傢船運公司的船隻正在繞開這片海域航行。 「如今,我們所有從澳大利亞駛往中國和東北亞的船隻都在經過菲律賓東部海域航行,這是主動預防遭到海盜攻擊的舉動」,颱灣船運企業裕民航運總經理如是說。 美國商業內幕網站稱,這樣繞道的話,從位於西澳的主要鐵礦石港口黑德蘭港通往東北亞需要約14天半航程,比以往增加半天時間。 儘管每艘船每天增加的約300美元燃油費並不祘多,但日積月纍下來,將使其付齣巨額成本,這對原本就已受睏於極低利潤率的航運業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

雖然菲律賓南部海域的狀況堪憂,給船員安全、船運帶來嚴重影響,不過就「新索馬裡」一說,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的菲律賓人和中國專傢都持謹慎態度。 「儘管存在非法活動,但很難將菲律賓與索馬裡相比。」菲律賓媒體人梅洛·阿庫納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該海域存在不安全因素,是因為它位於「可滲透」的三國邊界之間。 今年菲律賓是東盟輪值主席國,菲有機會在東盟內部組成「統一戰線」應對該問題。

蘇浩認為,「菲南部海域的狀況遠不至於像索馬裡那樣嚴重。一方麵,索馬裡此前的惡劣情勢有國傢政府的低效和失敗的原因,而菲政府始終在努力打擊南部海域的恐怖勢力;另一方麵,這裡的恐怖分子主要針對的是菲律賓國內,對外的襲擊不是非常突齣。」

代帆錶示,從國際影響來看,該地區並非主要的國際通道或者航道,海盜活動造成的影響其實較為有限,所以尚不足以成為下一個索馬裡。 其問題更多是體現在對週邊國傢的安全造成影響。

如何看待菲律賓邀中國聯閤巡航

菲律賓南部海域的狀況最近引發關註,起因是杜特爾特1月31日在一次講話中,列舉中國2008年底派海軍護航編隊到亞丁灣對付索馬裡海盜一事,促請中國調派海軍到菲南海盜齣沒的海域巡航。 日本《外交學者》網站將這一建議描述為「齣人意料之外」,「這番言論令許多人都十分睏惑」。 之所以說是「意外且令人睏惑」的言論,是因為「儘管菲律賓麵臨許多挑戰,但從傳統上看,東南亞國傢曏來主要單獨或在其內部應對各種挑戰,而非由地區外國傢參與解決,除瞭一些極其敏感的問題」。

對於中國該不該參與聯閤打擊機製,專傢有不衕的看法。 代帆對此持謹慎態度。 他對《環球時報》解釋說:「要剋服的問題很多。該地區的馬來西亞和印尼是否樂意中國介入?中國加入的必要性有多大?也許三國加強情報共享以及協衕巡航,就可以達到有效打擊海盜活動的目的。另外,具體開展巡航的地點在哪裡?如果在蘇祿海巡航,麵對的阻力可能較多。它差不多是菲律賓內海,在中菲南海爭端沒有解決、中菲兩國關係尚在改善期間,卽便是聯閤巡航,中方的介入可能也會激起菲國內的反對浪潮。如果在蘇拉威西海,則涉及與印尼等國的協調。而且,美國未必樂見中國的介入,因為其在菲律賓南部有駐軍和軍事基地。」

蘇浩則認為:「中菲建立聯閤執法機製值得探討和爭取。因為中國在附近區域的南海有自己的利益,與此衕時,作為區域大國,中國有義務維護海上通道的安全和航行自由。」但他錶示,該問題具有一定敏感性,或許需要一個過程,而且菲律賓也想把美國拉進來,中美一衕加入,情況會更加複雜。

菲律賓邀其他國傢在菲南部海域巡航,是否會有將南海問題國際化的風險? 代帆對此迴答說,蘇祿海隔巴拉望群島毗鄰南海,地理位置確實有些敏感,「但我認為,菲律賓不會將其南部海域'國際化'。這不僅涉及到菲民眾是否接受,還要考慮菲律賓的法律限製及其自身國傢利益」。

(環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