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1、扫描上面二维码,2、添加微信号: apdnews

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亞太 » 東北亞 » 正文

國際觀察 | 福島核電站還有多危險

时间: Feb 15, 2017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打印  关闭
导读: 近日,有關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機組安全殼內部測算出超高輻射值的新聞引發關注,公眾再次對福島核泄漏事故可能造成的危險產生擔憂。那麼,這種擔憂是否必要?在核洩露事故發生近6年後,福島核電站究竟還有多危險?

【亞太日報訊】(記者華義)近日,有關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機組安全殼內部測算出超高輻射值的新聞引發關注,公眾再次對福島核泄漏事故可能造成的危險產生擔憂。那麼,這種擔憂是否必要?在核洩露事故發生近6年後,福島核電站究竟還有多危險?

“超高輻射”怎麼回事

東京電力公司日前宣佈,他們最新推算的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機組安全殼內部最大輻射值高達每小時650希沃特。人暴露在這種環境中幾十秒即可致死,就連東電公司調查用的機器人在進入安全殼後都故障連連。

2012年,東電公司曾在一次調查中測得2號機組內最大輻射值為每小時73希沃特,而這次測出值是那時的近9倍。不過經記者了解,這既不意味著核泄漏狀況惡化導致放射性物質激增,也不是又有什么隱瞞事實被揭露,核電站周圍的輻射監測值也沒有顯著變化,只能說東電通過機器人對2號機組安全殼內部核殘渣的分佈狀況有新的了解。

2011年“3·11大地震”引發核泄漏事故後,福島第一核電站1至3號機組全部堆芯熔化,即反應堆內壓力容器中的核燃料棒失去冷卻後,迅速升至極高溫度而熔毀,並從壓力容器底部泄漏到外面一層安全殼的底部。

起初,東電公司隱瞞堆芯熔化的事實,稱反應堆“堆芯損傷”,直到事故發生兩個月後才首次承認堆芯熔化;而如果按“堆芯損傷比例超過5%即為堆芯熔化”的公司內部手冊標準,那麼在2011年3月14日就應宣佈堆芯熔化。

東電公司的隱瞞行為引起日本國民和國際社會強烈譴責。調查東電隱瞞堆芯熔化等問題的第三方檢證委員會去年6月發佈報告稱,時任東電社長清水正孝指示不要使用“堆芯熔化”一詞,還推斷清水正孝接到了日本首相官邸的指示。但時任首相菅直人和官房長官枝野幸男都強烈否認與此有關。

東電為何敢於瞞報堆芯熔化仍是個謎。日本媒體認為,這可能是日本政府為了避免引起更大恐慌。不過,這段隱瞞真相的歷史使東電喪失了公眾信任,以至於最近它發佈安全殼內輻射水準的信息反而引發一些新擔憂。

還能去日本旅遊嗎

每當有關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新聞爆出,總會有人問:日本還能去嗎?日本食品還能吃嗎?實際上,目前除了福島縣內鄰近第一核電站的部分區域,日本國內整體空氣核輻射水準已大幅下降,包括東京在內的大部分地區已降至“3·11大地震”前水準。

2011年核事故後,日本政府多次使用直升機等對福島及周邊縣距離地表1米的空氣核輻射水準進行調查。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本月13日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除了鄰近第一核電站的福島縣東部地區外,關東和東北大部分地區的輻射值在每小時0.1微希沃特以下,東京以北的群馬、茨城、櫪木3縣部分地區的空氣輻射值為每小時0.1至0.5微希沃特。

日本政府發佈的東京空氣輻射值約為每小時0.05微希沃特,記者日前用核輻射檢測儀在東京市內多地實測的結果與此相符。每小時0.05微希沃特換算成年輻射量不足0.5毫希沃特,這一輻射水準遠遠低於來自天然輻射的全球個人年均輻射值2.4毫希沃特,也低於日本放射性醫學綜合研究所公佈的日本人年均輻射值1.5毫希沃特。

對於食品和飲用水,日本政府規定前者放射性物質上限為每千克100貝克勒爾,後者為每千克10貝克勒爾。核事故發生後一段時間內,日本福島及關東地區多地曾檢測到食品和飲用水中放射性物質超標,福島近海的海產品被禁止捕撈上市,中國也禁止進口福島等日本10個都、縣的食品。

但事故發生近6年了,日本大部分地區如今沒有再檢測出放射性物質超標的食品和飲用水,目前市場上可購食物的安全性基本沒有問題。

報廢工作何時結束

在核泄漏事故後續處理中,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的最大難題是如何取出福島第一核電站1至3號機組堆芯熔化後的核殘渣。東電原計劃用約40年完成核電站報廢工作,並於今年年內制定出核殘渣取出方案。因為新發現2號機組內部輻射值遠高於此前預期,東電將不得不投放更高性能的機器人調查,這勢必影響報廢計劃。

今年1月底以來,東電公司在對2號機組安全殼內部的最新調查中已發現大量堆芯熔化形成的核殘渣散佈,很多人擔心核殘渣會不會繼續熔融,這會不會加大核泄漏風險。據東電介紹,目前1至3號機組仍在持續注入冷卻淡水。2號機組淡水注入量約為每小時5噸,機組內部水位、壓力、溫度等都處於正常監控下,其中溫度控制在18攝氏度左右,處於正常冷卻狀態。

不過,只要核電站還處在待報廢階段,尤其是核殘渣取出之前,不能排除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再次引發核事故的風險。去年11月22日,福島縣附近海域發生7級以上地震,在第一核電站附近引發小規模海嘯,所幸核電站未受影響。誰也不知道未來福島附近是否還會發生影響報廢工作的強震,東電公司可謂與時間賽跑。

此外污水處理也特別棘手。一方面,東電公司需要不斷向機組內部注入淡水進行冷卻;另一方面,核電站西側地勢較高,每天有約200噸地下水自西向東流入反應堆所在建築的地下,變成放射性污水,東電每天不得不抽取大量污水存儲起來。為防止地下水繼續流入、控制污水增加,東電在核電站1至4號機組周邊地下建設一道“凍土擋水墻”,但耗資巨大的擋水墻一直未能完全凍結,長期效果也未可知。

目前,福島第一核電站院內用於保存污水的巨型儲水罐已有近千個,每個可儲存污水約1000噸。雖然污水中大部分放射性物質可清除,但還是存在難以清除的放射性氚。2015年9月,東電首次將少量經過凈化的污水排入海中。該公司傾向於今後繼續分批將凈化後的污水排放入海,但這既需要當地漁民同意,也需要向全世界作出更合理的解釋。福島核事故導致的太平洋污染問題也需要沿岸國家開展更多追蹤研究。

3
责任编辑:錢雯秋